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一百四十九章 祸根深埋(上)

时间:2018-02-09
星期四晚上,玉倩又是跟文龙和田东华一起吃的晚饭,这一段时间,他们三天两头儿会碰面,不过女孩儿再也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。
  饭后,玉倩提出要去「东星初升」玩儿玩儿。
  「去那儿干什么?」文龙并不赞成女孩儿的意见,「鱼龙混杂的,不适合你。华哥也不适合去那种地方。」
  「我无所谓的,全看你们。」田东华把文龙的台阶儿给撤了。
  「有什么关係,你不是大哥嘛,有你在,不会有人敢欺负我吧?」玉倩用一种很崇拜的眼神望着文龙。
  「这…这…我四哥可能在。」
  「那怎么了?」玉倩换上一副不解的神情,「你心虚啊?」
  「我…我有什么可心虚的?去就去呗。」文龙硬着头皮上了车,但还是给「初升」打了个电话,问清了侯龙涛并没有过去,他才算是稍稍放心了…
  今天晚上七兄弟中只有老大大胖和老二武大在,两人刚在外面吃完饭,在门口儿看到了文龙的BMW,在一间歌房里找到了那两男一女。
  「那女的是张玉倩吧?」大胖还没推门儿就从小窗口看到了女孩儿。
  「我看看,」武大瞧了一眼,「没错,是。」
  玉倩正在听田东华唱歌儿,突然发现了屋子外的人,她拿起了矮桌上一听儿没开的饮料,朝正背对着自己选歌儿的文龙抛了过去,「龙哥,给你。」
  「嗯?」文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呢,刚一回头,饮料已经到了眼前,连反应都没有,「彭」的一声,脑门儿上就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一下儿。
  「哎呀!I『m sorry。I』m sorry。哈哈哈。」玉倩赶忙窜到了男人身边,搂住了他的头,边笑着道歉边轻轻揉着他的额头。
  「你可真够可以的,呵呵。」田东华也不唱了,扭头看着两人。
  文龙还有点儿发愣,女孩儿的身体紧紧的贴着自己,阵阵的清香直往自己的鼻子里钻,她可真香,真的是好香。
  房门被猛的推开了,大胖站在门口儿,冲着一脸迷醉的文龙勾了勾手指,「出来一下儿。」
  「啊?噢。」文龙这才缓过神儿来,「你们俩先唱着,我这就回来。」他说着就走了出去,把门带上了。
  「你看见他们了?」田东华在点烟的时候,含含糊糊的念叨了一句。
  玉倩只是微微一笑,并没有回答。
  「你丫疯了?」大胖把文龙拉到了一边儿,虽然声音压的很低,但语气却很重。
  「我怎么了?」
  「你说怎么了?那他妈是猴子的妞儿。」
  「我跟她什么也没有,就…就是最普通的朋友。她跟你们也是朋友啊,四哥又没说要把她当仇人,她找到你们头上,你们能不陪她啊?是不是二哥?」
  「避嫌,你丫懂不懂啊?」大胖儿用手指杵了杵文龙的脑门儿,「你知道咱们出来混最忌讳的什么,你丫还跟她单独在一起?避嫌啊。」
  「不是单独啊,华哥不是也在嘛。再说四哥有好几次都要我跟她单独接触,你们也知道的。」
  「什么好几次,就他妈一次,总之你小子还是注意点儿好。」
  「达哥,兵哥,不欢迎我来这儿玩儿啊?」玉倩拉门儿走了出来,很委屈的看着三个男人,「我不跟他好了,你们也就不把我当朋友了?」
  「当然不是了,」刚才一直在对兄弟俩谈话冷眼旁观的武大终于开腔儿了,「只不过这里是会员制的,我们要是连自己定的规矩都不遵守,很难对手下人交代的,我大哥就是让文龙先带你们去办张卡。」
  「没错儿,没错儿。」大胖被武大捅了一下儿后背,赶忙附和,然后推了文龙一把,「还不快去。」
  「来吧,来吧,华哥,你也来吧。」文龙沖屋里的田东华招了招手,跟两个人去前台办手续。
  等玉倩他们消失在走廊尽头之后,大胖才又开口,「老二,这事儿要不要告诉猴子啊?」
  「呵呵,问我干嘛?你愿意跟他说就跟他说,我觉得是无所谓。」
  「怎么叫无所谓啊?这要是出事儿可就麻烦了。」
  「走吧,我再跟你喝两杯去。」武大像推大石头一样推着大胖往前走去,「你跟他说不说应该都没什么区别。」
  「没心情玩儿了,」玉倩无精打采的在会员证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,「你们俩上我家坐会儿吧。」
  「好,好。」文龙正想赶紧离开这里呢,就算女孩儿提议去上刀山、下油锅,他也会答应的,但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顾虑,「对了,你表姨在吧?会不会不方便?」
  「她不在,今晚值夜班儿。」玉倩的语气很肯定…
  「你…你要去多久啊?」冯云赤裸着除了屁股和乳房之外都是古铜色的匀称身体,面对面的坐在侯龙涛的大腿上,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,缓慢的摇动着自己的丰臀,男人粗长的阳具从粉红色的屄缝儿进入,深深的插在她的身子里。
  「差不多要一个月吧。」侯龙涛歪头轻舔着女人的脖子,双手托着她圆滚的屁股蛋儿,静静的享受她阴道内壁产生的自然蠕动对自己肉棒进行的挤压,以前都是趁她不在的时候来这儿搞玉倩,最近变成了趁玉倩不在的时候来这儿干她。
  「要那么久啊?」冯云把上身稍稍向后倾,很捨不得的望着男人,「我会想你的。」
  「是想我吗?」侯龙涛含住了女人的一粒乳尖儿,猛的向上一拱屁股,「还是想它啊?」
  「啊…」冯云欢叫了一声,紧接着就狠狠的在男人的肩头凿了一拳,「你混蛋!当然是想你了。」
  「哎哟!」侯龙涛被打得直咧嘴,赶忙抱紧美人的身子,在她胸口一阵狂吻,她还算是新妻呢,刚刚好上就离开她那么长时间,也确实挺难为她的,「我也会想你的,要不然…要不然你请个假,去日本旅趟游吧。」
  「我…我也想啊,嗯…嗯…快到年底了,队里本来…本来人手儿就不够,年底又是最紧张的时候,我走不开的。」冯云闭上杏眼,咬住了银牙,开始很有力的用屁股划着圆。
  侯龙涛单臂箍住女人的细腰,另一只手揉捏着她白嫩的大奶子,看着她舒爽的神情,「我一定尽快回来。」
  「嗯…好,你一定要尽快…」冯云扶住男人的肩膀,把本来放在他腰两侧的双腿换成了跪姿,一次又一次的把丰臀抬得老高,只把大龟头儿留在体腔内,然后再重重的砸在他的大腿上,发出「啪啪」的轻脆响声。
  侯龙涛在女人的大腿、屁股、乳房上一通乱捏乱揉,「让我看看你手淫吧。」
  「啊…什么…啊…」冯云正舒服呢,突然听到男人没头没脑的要求,张开了迷濛的双眸,停止了上下的坐动,不解的看着他,「什么?」
  「让我看看你是怎么自慰的。」
  「你好变态。」
  「不是,我想看看我走了之后你怎么满足自己。」
  「好…好吧。」冯云从男人的身下来,爬到床头柜边,从最下面的抽屉里取出一个大盒子放到床上,打开后,里面放着一根又粗又长的红色假阳具,润滑液、清洁液、电池和遥控器也一应俱全,还有一盒没开过封的避孕套儿。
  侯龙涛迫不及待的把电池装上了,「快开始吧。」
  「你可真够讨厌的。」冯云接过假阳具,仰靠在床头上,推开了开关,劈开双腿,把「嗡嗡」旋转的假鸡巴推进了自己的阴道里,没做任何的準备工作,因为她的小穴里一直都是爱液满溢的。
  侯龙涛看着女人一边把假阳具在阴门里抽插一边捏弄乳头儿,也开始自己捋动阴茎。
  「啊…啊…啊…」冯云用右手推起自己的左乳,低下头,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奶子,屁股颤抖着往上挺动,左手飞快的活动着假阳具,「啊…龙涛…」
  侯龙涛纵身扑了上去,从女人的脚面开始,一直往上吻去,亲过大腿后,他就起身跪在美女旁边,右手伸到她双腿间,接过假阳具继续抽插,左手攥着坚硬的大鸡巴,往她柔软的嫩乳上戳挤。
  冯云用腾出的手抓住了男人的阴茎,张口就将龟头儿含了起来,拚命的吸吮。
  侯龙涛单手揽住女人的螓首,由于是从侧面插入,龟头儿一直是紧紧的顶在她口腔的内侧磨擦。
  冯云很快就喘不过气来了,挣扎着吐出了嘴里的异物。
  侯龙涛侧身躺倒在女人旁边,吻住她的双唇,狂嘬着她的香舌,「宝贝儿,用手,用手。」
  冯云立刻听话的用一只玉手握住了男人的性器。
  两人就这样一边接吻一边为对方手淫。
  「受…受不了了…龙涛…啊…」冯云抓着肉棒的手渐显无力,身体抖动的程度也在不断加大。
  侯龙涛也差不多了,他猛的拔出女人下体的假阳具,翻身压住了她,把真家伙顶进了她的小穴里,激烈的肏干了起来,在她热泪迸流的同时也就一泻千里了。
  「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以解决的。」侯龙涛把冯云抱在怀里,抚摸着她刚为自己留起的长髮。
  「什么办法?」
  「…」侯龙涛在美人耳边低语了两句。
  「你要死了?」冯云抡起一拳,停在了离男人鼻尖儿不到一厘米的地方。
  「喔,」侯龙涛连眼都没眨,可见女人的动作有多快了,「没关係,没关係,不愿意跟你姐姐,茹嫣也可以啊,顺道儿让她教教你。」
  「哼。」冯云瞟了男人一眼,又偎回了他怀里,他的话就是自己的圣旨…
  「进来吧。」玉倩打开了大门,把田东华和文龙让进了宽敞的客厅。
  「霍,你这客厅里都是香的,还这么乾净。」只有女孩儿住的地方绝对的和只有男孩儿住的地方不一样,文龙站在门厅里不动了,「用不用换鞋啊?」
  「是啊,用不用?」田东华听文龙这么一问,也停住了。
  「换什么鞋啊?真够逗的,就跟到自己家一样。」玉倩过来拉住了文龙的手。
  本来关着的浴室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,身穿一件乳白色绣花儿长睡袍的冯云走了出来,和客厅里的人一照面儿,都是一愣。
  「小…小表姨?你怎么在家?」
  「你怎么回来了?」
  「你不是说今晚值夜班儿吗?」
  「我说的是明晚,你不是说你今晚去同学家住吗?」
  「我…我…取…取消了。」玉倩从来就没有去同学家住的计划。
  「这么半天,你…」冯云卧室的门一开,侯龙涛的声音先传出来了,紧接着只穿着一条四角儿短裤的男人走了出来,一扭头,看到了刚到的三人,他的眉头立刻就皱了起来,但好像是大脑里一时没能处理过来,他行走的动作是逐渐减缓的,嘴上也没停止说话,「干…嘛…呢?」
  客厅中的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,好几秒钟的时间里,五个人中连喘气的都没有。
  文龙突然发觉侯龙涛的眼神里现出了愤怒的火焰,但却不是看着自己的,而是稍稍向左偏,顺着他的眼神一瞧,他盯着的是自己和玉倩握在一起的手,赶忙一撤胳膊,甩开了女孩儿,还向右挪了两步,使两人间的距离又拉开了一点儿,「四…四哥,不是…不是你想的那样儿。」
  「不是我想的那样儿?」侯龙涛歪着头,用眼角儿盯着文龙,慢慢的朝他走过去,「我想的是什么样儿?你知道?说说看,我是怎么想的?」他的双手捏成了拳头,然后又鬆开了,然后又再次捏紧,然后又再次鬆开了。
  「四哥,你…你听我说…」文龙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。
  「你干什么!?」玉倩一步窜过去,挡在了侯龙涛身前,「这儿是我家,我带朋友回来,关你什么事儿?想撒野就给我滚出去!」
  「倩妹…」
  「小倩!你怎么说话呢!?」冯云过来一把将女孩儿拉开了,「太不像话了!」
  「怎么了!?许你的男朋友来这儿Happy,不许我的朋友来啊!?你也太不讲理了!就算是说到舅爷那里,他也不能帮你!」
  「别吵,别吵,」田东华算着最接近于局外人的一个了,也只有他能打圆场儿了,「大家都是朋友嘛,没必要搞的这么不愉快。」
  「没必要?」侯龙涛扭过了头,「我他…」
  「是啊,没必要,」冯云抢到了男人前面,不让他再继续说下去,「玉倩,你的朋友当然欢迎来这儿。」
  「我…我还有点儿事儿,我先走了。」文龙可不想再让事态恶化下去了。
  「干嘛走啊?」玉倩赶忙过来把文龙推到了方桌儿旁边,「刚才你不还说可惜是三缺一嘛,现在好了,人手儿够了,打麻将啊。」
  「啊…我真的…」
  「你没事儿,」侯龙涛拉开文龙对面的椅子坐下了,「打麻将吗?好啊,咱们就玩儿几锅儿。华哥,过来坐。」
  「小表姨,你去拿牌吧。」玉倩取出专用的麻将垫儿,坐在了侯龙涛的上家儿。
  冯云从里屋儿拿来一盒大麻将牌,「辟哩啪啦」的倒在桌上,然后又回去把侯龙涛的烟和外衣取了出来,烟放在桌上,外衣披在了他的肩上,「别着凉了。」
  侯龙涛拍了拍女人按在自己肩膀上的玉手,但眼睛一直是盯着对面的男人。
  「龙哥,抽烟吧。」玉倩笑嘻嘻的从侯龙涛的烟盒儿里扥出一颗,插进了文龙的嘴里,然后又用侯龙涛的打火机把烟点着了。
  「肏,」侯龙涛一探身,把文龙嘴里的烟抢了过来,举着那根儿烟在空中晃了晃,「我的烟,只有我能抽。」然后就放进了自己嘴里。
  「小器德行。」玉倩显然是没能完全理解男人的意思,「龙哥,抽自己的,我再帮你点。」
  「不…不用了,我自己来就行了。」文龙的目光游移不定,总之是不敢抬头看自己的「亲哥哥」。
  已经打了两圈儿了,侯龙涛一直是抓什么出什么,就从来没看过自己的牌,更别提和牌了,还打了好几次卉儿,像鹰一样锐利的双眼从未离开过文龙的脸。
  文龙却正相反,一直是低着头,但为了逃避紧张空气对自己造成的巨大心理压力,他把精神全集中在牌上了,和了不少把,但每次都只敢用特别轻微的声音宣布,完全没有赢家儿应有的气势。
  玉倩倒是很自如,时不时的捧文龙一句、损侯龙涛一句。
  每次侯龙涛一被损,冯云就会为他说话,这和过去又是完全相反的。
  田东华除了时不时的打圆场儿之外,就没说过别的,他脸上假惺惺的微笑并不能完全掩饰住内心的不自在。
  「小鸟儿。」玉倩扔出来一张鸡。
  「门清。」文龙「腼腆」的说了一声儿,在侯龙涛伸手抓牌的时候把自己的牌放倒了。
  「你他妈有没有追求啊?屁和你也和?瞧你丫那没起子操行。」侯龙涛没好气儿扔过去一张十圆的钞票,要是哥儿几个玩儿牌,这种骂骂咧咧的互相讥讽是必不可少的,更是乐趣之一,但在今天的情况下,再加上他的语气,明显是在宣洩对文龙的不满。
  「打牌就打牌,嘴里乾净点儿。」玉倩冷冷的扔下一句。
  「他说话就这样儿,听不惯就别玩儿。」冯云丝毫不让外甥女儿。
  「打牌,接着打牌,就是玩儿嘛。」田东华扔了张东风。
  「碰。」
  「碰你大爷啊!?『门前碰儿』你也碰?这可是『吃碰提』。」
  「我…我有槓。」
  「有槓你他妈就说槓,说什么碰啊?」
  「我没『上挺』呢,挺了才开。」
  「你丫…」侯龙涛也没词儿了,本来文龙就没打错,空了卉儿还必兹呢。
  「人家怎么打牌,关你什么事儿?吃饱了撑的?」
  「他把牌都搅了,还让不让别人和了?」
  「切,」玉倩瞥了侯龙涛一眼,「就跟你和过似的。」
  终于算是打完了一锅儿,在文龙来说,四圈儿牌好像玩儿了一年,他迫不及待的起身告辞,不顾玉倩的阻止就落荒而逃了。
  女孩儿把两个男人送到楼下,一把拉住文龙的袖子,「你怕他还是怎么招啊?瞧你刚才那松样儿,我本来还以为你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真男人呢。」
  「他是我四哥。」
  「哼,我怎么觉得他没把你当兄弟啊?他要真是你哥哥,会不问青红皂白就…哼。」
  「你们女人不会明白的。」
  「我不明白,我只知道真正的兄弟感情是不需要用放弃爱情来证明的,只有放弃爱情才能保住的兄弟情绝不是真正的兄弟情。」玉倩轻蔑的看了文龙一眼,转身就走,「你什么时候想明白了再来找我。」
  「玉倩,玉倩…」
  「算了,」田东华拍了拍文龙的肩膀,「不用追她,她就这样儿,过两天就没事儿了。」
  「华哥,怎么办?现在怎么办?我四哥对我的误会算是造成了,怎么挽回?我可真的是没想跟他抢玉倩。」
  「这种事儿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,」田东华一副过来人的口气,「再说也没你想的那么严重,明天等候总的气儿消了,跟他好儿好儿解释一下儿,你要是觉得不方便,我去帮你解释,从头到尾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,也许以我局外人的身份,更容易让他理解呢。」
  「真的!?那太好了,你能出面最好。」逃避是人正常的反应,文龙也顾不得对方话里前后矛盾的地方了,只要能有不需要自己面对侯龙涛,又有可能解决问题的办法,他什么都能接受,「总之你得跟我四哥说清楚,我和玉倩就是朋友,什么别的都没有。」
  「你要我往这方面说?」
  「不是我要你往这方面说,这是事实。」
  「行,放心吧,我会帮你的。」田东华在走向车子的另一边时,脸上闪过一丝笑容。
  「Sucker。」玉倩边上楼边笑嘻嘻的念叨着,回到客厅里的时候,只见侯龙涛正坐在大沙发上,把冯云抱在腿上说话呢,「You Suck!」她冲着男人喊了一句,走进自己的卧室,「砰」的一声把门摔上了。
  「你刚才是不是真的过火儿了?」冯云笑着推了侯龙涛的脑门儿一下儿。
  「不会的,我自有分寸。」
  「德行,你就自以为是吧,还不去?」冯云从男人的身上蹦了下来。
  玉倩脱下了自己的警服外衣,拉开领带,坐到化妆桌前,在自己的双唇上涂上闪亮的粉红色防水口红。
  房门被人从外面用力的推开了,赤身裸体的侯龙涛走了进来,又反手把门关上了,他跨间的大肉棒呈三十度向斜上方挺立着。
  「干什么,流氓。」玉倩警觉的站起来,面对着男人摆出一副自我防护的架式,盯着他健壮的身体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