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一千零一夜十七夜·建华中学的黑暗内幕

时间:2018-06-11
这一天的放学时间,建华中学的陈淑君站在篮球场旁的空地上,遥望着新来的周颖欣老师在各层楼的走廊巡视。
这间中学的人数多达千人,而年青貌美的女教师和女学生也有数十人,但最爲突出的,就是新来的女教师周颖欣。
可是在这里待了七八年的陈淑君却对她毫无好感,因爲周颖欣阻碍了她的晋升之路。
两个月前,这间学校的训导主任黄Sir急病逝世,本来应由他的副手陈淑君接替,按照一般规律,当上了训导主任的教师也会晋升到SGM(高级学位教师),而月薪少说也会增加一两万元。
但当陈淑君以爲手到拿来之时,却杀出了一个程咬金。忽然有一天,校长给所有教师介绍了一位新同事。
各位老师,让我给大家介绍一下……这位是新来的周颖欣老师,她将会接替黄Sir的位置,当我们的训导主任。陈淑君一听,心下便觉得不妙。
Miss Chan,Miss Chow对训导组的工作不太熟悉,以后需要你给她多多帮忙。
一定,一定。陈淑君虽然心里满不是味儿,但她EQ还算高,所以当时不动声色的满口承诺。
(既然她对训导组的工作不太熟悉,那你怎会找她来当训导主任?)
无论怎麽看,周颖欣也不像一个教学和学校行政经验丰富的教师,甚至可以说,她像是个刚从大学出来的毕业生,年纪是那麽的轻,谈吐动作都显得优雅斯文,加上一缕长发,给人的感觉是一个乖巧单纯的温室小花,实在让人怀疑她是否真能够胜任一间中学的训导工作。
(一定是校长的情妇吧!)
如果真是这样,陈淑君也许会服气一点,因爲手段虽然不正当,但最少也算有所付出吧。
但事实并非如此。后来她才知道,原来周颖欣出身于富裕家庭,自幼便受到父母的百般宠爱和呵护。他们只想女儿专心一意地念书,然后找间中学安安定定地教书。周颖欣也不负双亲的期望,在学业上得到优秀的成绩,所以今年虽然只是二十四岁,却已得到了英国牛津大学的博士学位。
虽然,博士学位对中学教育未必有太大帮助,但她的父母都是建华中学的校董,所以他们轻而易举地给她在这学校找到了一份教职。
校长虽知周颖欣经验不足,但爲了讨好两名校董,所以他便主动将黄Sir留下来的空缺安排给她。
什麽?SGM?还要当训导主任?校长……我没教过书,不知道能否应付得来耶。周颖欣早已猜到这种位子不易坐,但狗腿的校长却不放过她。
没关系的,周小姐,你也知道我们是Band-1学校,学生操行优良自是不消说,而且训导组还有其他经验老到的老师帮助你,你一点也不用担心……另外你是名校毕业的博士,如果要你只当上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,那未免太屈就你了……不……就算是现在这个位子,也屈就你了,请你不要介意……欠缺人生经验的年轻女子,那是老奸巨滑的对手?看到对方盛意拳拳,她也不好意思拒人于千里,何况校长也没说错,这是一间Band-1学校,甚至可以说是全香港数一数二的名校,再坏的学生也应该坏不到哪里。
但她怎料到教师却比最坏的学生卑鄙上千百万倍呢?尤其是当她挡住别人前进的路时。
陈淑君真是恨死她了。
SGM加上训导主任,对她来说早已是囊中之物。就算黄Sir平安无事,只要再稍待三五七年,他便退休,那时她便可以取而代之,怎想到忽然来了个黄毛丫头,只因爲她含着金鈅匙出生,便可以不劳而获地将人家嘴边的熟鸭子抢走了。
无奈,形势比人强,最初只以爲周颖欣背后有校长撑腰,陈淑君已经不敢发作,到知道她父母是校董时,自然便更加不敢造次了。
但她含恨于心,一直在暗地里寻找和制造机会反击。而爲了麻痹对方,不让自己的企图被发现,她对身爲上司的周颖欣表现得甚爲恭顺,烦琐的工作都由她来,唯一让周颖欣做的,就是每天放学后巡视学校。
对普通人来说,这已经不是容易的事,而陈淑君看準周颖欣自幼娇生惯养,所以便更加要让她负责这项工作,叫她在体力上吃不消。
不过周颖欣似乎并未有放弃的迹象,而且看来还会逐渐适应了穿着高跟鞋行遍学校每一角落这种苦差。但这种工作毕竟消耗了她的不少气力,加上早上又要像其他老师一样要上课,所以每当她巡视完毕、準备回家时,已是身心疲乏,这样难免容易被人暗算。
当周颖欣才离开学校大门口时,陈淑君忽然地从她后面追上来。
Miss Chow!Miss Chow!等一下……
咦?Miss Chan,什麽事情叫你这样匆忙?Miss Chow,你现在要回家了麽?那就麻烦你,顺道跟我走一趟吧。没关系。究竟发生了什麽事?我刚收到隔邻屋村居民投诉,说我们的学生躲在他们的天台抽烟呢,所以我要去看看。Miss Chow,你是训导主任,你也跟我去看看吧。什麽?我们的学生抽烟?不会吧?他们是认错人吧?我也不肯定,不过他们说那些学生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……总之我们去看看便知道了。陈淑君拉着周颖欣快步离开,进入了学校旁的公共屋村。看来陈淑君对这地方很熟悉,她们在密麻麻的大厦间左穿右插,最后进入了一座六层高的楼宇。
那是兴建了二十年的贫民屋村,环境恶劣,四处都隐约有股难闻的臭味,叫周颖欣很难受,而更令这千金小姐苦不堪言的是,这楼宇是没有电梯的。
早已酸软的一双玉腿,要步行六层楼梯,而楼梯又满布湿滑的汙水,稍有不慎便会滑倒,想要扶着栏杆,那栏杆给她的感觉却又太髒,还好有陈淑君的臂胳给她扶着。
终于来到天台了,这时的周颖欣已是香汗淋漓、娇喘连连,反而三十出头的陈淑君却显得若无其事,这或者就是草根阶层出身的人与温室里长大的小花两者间的分别吧。
陈淑君并没有给周颖欣任何喘息的机会,当她们来到天台门前,周颖欣正想停下脚步休息一下,但她还没开口,陈淑君便已推开天台的大门,进入了天台,周颖欣自然不好意思说要休息,只好拖着疲乏的步伐跟着她。
她们看到天台角落有两个十六、七岁的男生,他们坐在地上,大模大样地抽烟。
太阳虽然已经开始下山,天色也渐暗下来,但她们仍然能够清楚看到他们的校章,那确实是建华中学的校章。
你们在这里干什麽?你们不知道学生是不可以抽烟的吗?陈淑君首先发作,向两名男生怒斥。
男生却面无惧色,他们站了起来,其中一个比较肥的那个还反驳陈淑君:大婶,我们抽烟,关你什麽事呀?你……你怎可以这样对我说话!我是学校的训导老师,你叫什麽名字!我明天返回学校后要记你一个大过!然后又转头向另外那个瘦男生警告:你也有抽烟,最少也要记两个小过!肥男生可不受她这套,反而来到周颖欣跟前,问她:你呢?你也是学校的训导老师吗?面对猥琐男生,生性害羞的周颖欣一时间显得不知所措,只能结结巴巴的回答:我……我也是……学校的训导老师……我是……学校的训导主任……训导主任?听说学校新聘了一位漂亮的女老师,还接替了死鬼黄Sir的位置,那大概就是你吧。嗯,果然是个美女耶。你怎可以这样对老师说话!太没礼貌了……啊……怒骂声中的陈淑君忽然倒抽一口气,原来瘦男生来到她身旁,手持美术刀放在她的面上。
老虔婆!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,乖乖的看戏,不要出声,OK?OK……OK……千万不要乱来……瘦男生一边恐吓陈淑君,一边把刀在她脸上一寸的距离来回舞动,只要动作幅度稍大一点,就要叫她破相,这又怎叫她不感心寒而乖乖听话。
不要伤害Miss Chan……连周颖欣也担心陈淑君会被伤害,但她很快便知道,两个男生的目标其实就是自己。
原来这个老虔婆叫Miss Chan……你不用担心,她人老珠黄,我们两兄弟对她没兴趣,反而你这麽年轻貌美……所以你其实才是我们的真正目标呢……嘿嘿……肥男生一边露出狰狞的嘴脸,一边向周颖欣步步进逼。
十来岁的男学生对廿几岁的女教师……会有什麽企图呢……真是让人不敢想像……但看着对方的举动、神态,还有他龌龊的奸笑,就算周颖欣再欠缺人生经验,到此地步,只要单凭女性的天生直觉,也足够她去了解到即将发生的事实。
心知不妙的周颖欣,转身就想逃跑。但肥男生早已站在她跟前一尺的地方,所以他上前跨出一步,双手便轻易地从后把周颖欣栏腰抱着。
其中一只手,更在美女身前沿着小腹摸到微微隆起的胸前,还毫不客气的搓捏着两个小奶子。
不要!快放手——周颖欣慌张地叫嚷着,又扭动娇躯,想要挣脱魔掌,但肥男生早有準备,他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扣着周颖欣的纤腰,使眼前的小羔羊无法得逞。
这是周颖欣第一次被男人接触到胸前的敏感部分,而这第一次的对手,竟然是属于她的学生——说得比较贴切,应该说是属于一头色狼的。身后的青年,虽然穿着她学校的校服,但他似乎已忘记了自己的身份,也丝毫没有尊重老师的意思。
身爲老师的周颖欣,被自己学生的手毫不留情地玩弄着乳房,即使是隔着衣物,也令她感到既愤怒又羞耻。
她不甘受辱,努力挣扎之余,双手也想要向后乱捶,但粉拳打在肥肉之上,却没任何效果,而且手腕也迅即被抓住,动弹不得。
原来瘦男生已将陈淑君制服,所以便来助肥男生一臂之力。
陈淑君的嘴被毛巾缚着、双手也给麻绳反缚……天台何来毛巾和麻绳?看来这两个男生早有準备,而且他们的目标就只是周颖欣,否则瘦男生早已可以在陈淑君身上爲所欲爲了。
好戏来了。肥男生嘴角冷笑了一下,并向瘦男生打了个眼色。瘦男生会意,便与肥男生合力推倒在地上。
不要!你们想干什麽!想操你啊!Miss你真问得苯!停手!你们疯了麽!你们不可以……嘿嘿!我们现在想干什麽就干什麽!想操Miss就操Miss!学生要强奸老师?这真是令周颖欣难以相信的事!但这种事情偏偏就将要发生在她身上!而且似乎没有人会来将她从淫兽的魔掌里拯救出来。
那唯有靠自己了,可是周颖欣只是一名娇弱女子,甚至可称得上是十指不沾杨春水,试问她又怎能两名兽性大发的色魔呢?更何况,她的气力早已差不多用尽了。
瘦男生捉住周颖欣的手腕,把她双手压在地上。肥男生趴在她身上,他一手抓住她的乌黑长发,一手抓住她的下颚,叫她的头动弹不得,然后一张臭嘴便要强行吻上美女的娇嫩香唇。
他的嘴像八爪鱼的吸盘,牢牢地吸住周颖欣的樱桃小嘴,中人欲呕的口气,一股儿的涌进她的鼻孔,那种气味,比她家里的厕所还要叫人难受。
不……呜……周颖欣痛苦地想抗议,但刚要开口,便被肥男生把舌头塞进她张开的口里,粗厚又长满舌苔的舌头在她口腔内横沖直撞,又缠着她的舌头,肥男生的兽欲一下子涨至顶点,他脱下自己的裤子,也把周颖欣的黑色长裙揭起。
一对修长美腿包裹在肉色丝袜下,更显得光滑无瑕,袜裤尽头里,是一条满是蕾丝花纹的小内裤,掩护着女子下体的黑色草丛,在半透明白色的薄布下若隐若现。
当男人要脱下裤子时,周颖欣已心感不妙,又见他把自己的裙子揭起,连大腿尽头的私处也露了出来,虽然知道对方要有进一步的企图,但她双手被压在地上,只能将双脚乱踢,不过这最后的反抗也归于失败。
肥男生将她双腿大大地掰开,然后压在地上。美女的大腿尽头,此刻正处于防线空虚的险境。肥男生用力一撕,肉色丝袜和纤薄的小内裤应声而成爲碎布,令漂亮处女的私处毫无保留地曝露在两个色魔学生的眼前。
救……呜……在这紧要关头,周颖欣不知那里来的勇气,爲保贞操,她不顾一切地要呼喊求救,但她又再失败了。
她刚开口,又被一条舌头塞进她的口里,这一次是瘦男生封住了她的嘴。他俯下身来,除了强行跟她激烈地湿吻外,另一只手也不客气地来到她的胸前,恣意地隔着衣服玩弄两团充满弹性的嫩肉。
呜——当周颖欣正要反抗瘦男生的侵犯时,下身忽然传来一阵撕裂般的剧痛。粗大火热的硬物强行插入了狭窄的阴道,周颖欣知道她被人强奸了,身心登时受到重创。
但她的痛苦距离尽头尚远。肥男生开始粗暴的抽送动作,叫周颖欣感觉像被一根大棍子乱捅着最娇嫩神圣的私处。
那边厢,瘦男生将她的薄衬衣的钮扣解开,掀开了衬衣的衣襟后,他将奶罩向上推起。两个娇小乳房从奶罩下才刚跃出,便被肮髒的魔手所攫取。五只手指和一个手掌,恣意地轮流捏着两团充满弹性的嫩肉。
虽然周颖欣的下体痛如刀割,但瘦男生在她上身的肆虐却挑起了她的情欲。富有弹性的乳房被捏弄搓揉,令她的胸部感到阵阵兴奋,而乳房也作出反应,充血膨胀。两粒缺乏自慰经验的浅红色小樱桃,在淫秽的挑逗下发硬翘立,显得更加坚挺,顔色也变成深红。
(噢!不!)
渐被阵阵快感侵占了思想的周颖欣,忽然被私处里的一股热流惊醒。原来肥男生抽送了三几十下后,终于到达了高潮,一注精液如水柱喷射出来,一股儿都射进了周颖欣的子宫深处。
(天啊!爲什麽我会遇上了这种禽兽……玷汙了我的身体,还……要是怀了孩子,那我怎办……)
好爽啊。轮到你了,阿弟。你要给我把她的双手按着啊,不要让她反抗。我没气力了,我帮你把她缚起来吧。于是,肥男生将周颖欣的破烂内裤撕成布条,将她双手反缚在身后。
她的口也要缚起来,否则我怕她会痛得大叫。嗯。于是肥男生将自己的内裤塞进周颖欣的嘴里,然后将她的身驱翻过来,让她俯伏在地上。
瘦男生将残留在她屁股的丝袜碎片撕去,周颖欣感觉到了他在自己身后的动作,心头不禁涌起不祥之感……(呀……不要……)
果然,瘦男生的目标正是她的屁眼,但在进行鸡奸暴行之前,他却做出了更变态的事来。他用手指将括约肌强行拉开,令粉红色的花蕾被迫露出,然后将自己的脸埋在她浑圆的臀部里,伸出舌头来舔她的肛门。
屁股一阵紧绷的感觉,令白色的臀部不断颤抖,瘦男生还捉狭地把舌头往肛门的深处舔去。
舔够了,他将充血勃起的阴茎,狠狠地插进周颖欣的屁眼里。
屁眼传来爆裂般剧痛,这一次,周颖欣痛得昏了过去。瘦男生自顾自的抽送起来,最后当然也喷出了浓浓的精液。
在周颖欣饱尝兽欲后,两个男生穿回衣服离去。至于陈淑君,他们不单没动她分毫,还给她松缚,因爲他们的目标只是周颖欣,而且陈淑君还是这场轮奸案的幕后黑手呢。
(你两个平时不努力念书,今天总算做了一场好戏,也不枉我这个大家姐一直那麽辛苦养大你们……)
嘴角渗出一丝奸狡笑意的陈淑君看了两人一眼,又回头看看饱受蹂躏过后依然昏倒地上的无辜女子,心想:臭丫头,这一次还不把你吓得跑回家里去?想跟我争?你还未够资格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