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招聘会上的情慾

时间:2018-01-14
小弟今年毕业了,哎,大学四年也没有学什么,读了这个什么计算机专业,其他什么也不了解,哎,算了,去招聘会看看吧!原先想找份工作的,岂料找到了一个炮友。
事情究竟怎样,让我慢慢告诉大家,各位看官不要着急。
这是一个室内的招聘会,起码不用晒太阳。
上次我寝室的去一个露天招聘会,回来每个人都是「关公」
面,最可恶的是,没有一个得到複试的机会。
我之前在网上看了一下招聘职位,主要定位在两个职位,分别是一个A公司网站开发和B公司网管。
由于前一晚,我玩游戏到了三点,起来已经9点,赶到招聘会已经是10点半了,A公司前面已经有许多人,而B公司门可罗雀。
小弟本来就没什么所谓,就去B公司先投份简历吧。
走到摊位前,看见两个面试官(姑且这样称呼吧,我实在想不到应该这样称呼)。
一个是一个中年男子,这个是配角,就不介绍了。
主角是另外一个女人,大概30岁,由我目测,她的身高不算矮,至少有165公分,胸部非常突出,微微露出一点「事业线」,腰身纤细,可能是衣服的cutting比较合适,举手投足曲线玲珑,可以说是窈窕「熟」
女。
我很优雅地坐下,毕恭毕敬的双手递上我的简历。
我开始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,男人的目光锐利,我就基本不看他,主要看美女。
美女可能对我的印象比较好,时常对着我微笑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我有意思,还是职业的笑容。
面试十分不顺利,许多问题我都没有準备过。
看来要泡汤了。
小狼只好灰溜溜的离开座位,最后用目光「电」
了一下美女考官,她还对我笑了一笑。
哎,如果有机会和她共事,可能有机会喔!!!哎,为什么昨晚不好好準备,哎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不会玩游戏。
B公司算泡汤了,其他也不考虑了,就去排A公司的吧。
不多人了,大概就4、5个。
我乖乖地排着,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妓女,在等待客人的挑选。
哎,大学生啊,屁也不值。
不甘心被生活打败,我的梦想在哪里啊?以前的豪情壮志在哪里了?想着,
想着,我的心开始掉入谷底了。
在B公司的面试也不顺利,哎,现在的公司啊,都看不起我们这些应届毕业生。
对我们诸多要求,看来没有经验是不行的。
我差点说,性经验算不算啊。
我有8年的性经验了。
应该可以抵2年的工作经验吧。
其他的摊位,也没有什么兴趣,都是招什么储备干部啊,销售啊,业务员,小弟虽然急找工作,也不可能把自己贱卖了。
反正都是不合适的,干了也不会长久。
还是看看其他网上的吧。
正当我準备离开,忽然内急,匆匆跑去厕所。
前面有一个美女,哦,就是刚才那个熟女。
说一下,这个厕所不分男女的,有两个。
她在我前面,看来也比较急,冲进去就关门了,完全没有察觉那个门的下面是坏了,就是可以看到里面的。
我当时也没有在意,就用了另外一个。
当我解决了生理需要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声,很小的一声,「啊」。
以小弟的经验,这个是女人的呻吟声。
不会吧,她居然在自慰!!我马上走去关了外面的门。
悄悄地从下面的口看上去,只见她坐在马桶上,把内裤脱到膝盖下,用手不断摩擦阴部,可惜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只是微微听到她的歎息声。
我操,慾求不满可以找小弟嘛,为什么要自己来呢?我的小弟弟也愤怒了,抬了头。
也难为他了,自从半年前和女朋友分手,他就一直只和右手发生关係。
今天是不是要让他尝尝鲜?但这样算不算强姦啊!正在我思想挣扎,熟女突然推门走出来,看见我半扑在地板上。
她打了一愣,面就开始红了。
小弟反应也挺快的,马上用手按着她的嘴,推着她走进第二个厕所。
我可不想被人看见我打炮。
「不要动,我刚才拍了照,你不会想当闫凤娇吧?」
其实我也没有拍照,只是吓唬她。
她也被我吓到,看来闫凤娇的确出名了。
只见她点了点头,「嗯,你要钱吗?」
「阿,你把我想成什么?老子要爽一爽!」
「不,不要啊!」
「你不是想要吗?我刚才就看见你自己搞了。嘻嘻,我可以让你爽上天。」
说着,我就开始脱她的衣服。
开始她也有一点反抗,后来可能觉得反正逃不掉,就放弃抵抗了。
女人啊,你一旦捉到她的弱点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我把她脱光了,细细的欣赏她的玉体。
阿,真是人间尤物。
胸部起码有35D,水蛇腰,臀部却翘翘的。
啊,小弟弟今天可以爽翻了吧。
我的嘴往她的嘴唇吻下,封住了嘴以后,空下来的手便开始爱抚起她浑圆的奶子起来,一轻一重的把柔着熟女胸前柔软暖玉,另外一只手从大腿慢慢摸上去,探进了往那迷人的花园挺进。
她稍微挣扎了一下,我把她的手引到我的小弟弟上。
她摸到我巨大,就没有再推我的手,反而开始抚摸我的小弟弟。
「拿他出来啊,你会喜欢的。」
我见她满心欢喜的,就对她说。
「坏人,坏哥哥,我不要,不要……」
虽然说着不要,她还是听话拉开我的裤练,掏出我完全勃起的小弟弟。
她开始慢慢的套弄,我感受着,同时手也继续上下夹攻。
明显感到她动情了,套弄地越来越快。
搞到我几乎射了。
「你帮我吸吸吧,一会有得你爽的。」
我引着她的头往我小弟弟。
她的面紧贴着我的大腿,传来明显的颤动,她的口中也发出强忍着似的低回呻吟。
她的口技并不熟练,可能很少经验。
我问她,你很少KJ?她一边吸,一边点了点头。
我便教她用舌头舔马眼,将龟头部分含在嘴里,用舌尖往下部搔痒,舌头的其他部分则左右摆弄阴茎的背面。
她做的越来越好,我对她点头示意,她好像得到鼓励,更加努力进行。
杯具就这样发生了,我居然射了,还是口爆。
她也没有反对,还把我的子孙都吃进肚子了。
「你缴枪了,干不了我,呵呵!」
想不到这个女人,还有这么一招。
我拉起她,继续和她接吻,虽然有点精液的味道的,但是非常吸引。
她也没有要离开。
我开始用言语羞辱她「唔,你这小淫娃还真是淫蕩啊,在厕所自慰已经很夸张了,还主动地帮我口交……亏你还长的一脸清纯样,刚刚在面试就注意你,原来是一个小骚逼,今天你就让你好好的吃一顿饱吧,哈哈哈!」
我的小弟弟也十分争气,已经恢复战斗力,可以马上投入战斗。
我把她放在厕所板上,她还主动分开双腿,彷彿在召唤我的入侵。
「请……拜託你……」
她用细若蚊鸣的声音娇柔的祈求着。
我还觉得不够,「你要什么,干什么要拜託我?」
「小冤家,不要闹了,我进来已经很久了,你再不来,我就回去了。」
「那你要什么,你自己来拿啊!!!」
说着我也把弟弟放在她的阴唇前,她二话不说,用手引着我入去她的身体。
「啊……终于进来了……好粗、好烫……就是这样胀胀的感觉…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……嗯…哦,到底了…」
「开心了吧?小姐,真是紧啊,喔……还一缩一放的,这么想要男人的肉棒啊?……你老公真没有用……真是个小淫娃!!!」
听到我的嘲笑,还是让她本来就因为兴奋而发红的俏脸,更加的红了起来。
「轻……轻一点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」
大肉棒插到底时,她又啊的一声,声音都发抖了。
「啊!胀死我了!啊!啊!啊!爽死我了!」
「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顶到人家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用力干我!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插得人家好爽……我丈夫也……比不上……你……狠狠地插爆小烂穴……啊……美死小婊子了……」
「喔……你的小穴真紧啊……我的弟弟干得你爽不爽?」
「舒服,亲老公,我要……我还要……哦」
我採取九浅一深的方法,慢慢调淫她,让她彻底臣服在我的胯下。
「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又顶到人家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用力干我!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插得人家好爽…」
我改变方法,全进全出,狠狠地干,很不留力了。
她玉眼迷离,面越来越红,身体好像在抽搐。
「你插死我了!亲老公你插死我吧!!啊!啊!哎啊!爽死了,洩了,哦……你插死我了!!!」
哦眉紧刍,眼翻白光,昏死过去。
小弟今年毕业了,哎,大学四年也没有学什么,读了这个什么计算机专业,其他什么也不了解,哎,算了,去招聘会看看吧!原先想找份工作的,岂料找到了一个炮友。
事情究竟怎样,让我慢慢告诉大家,各位看官不要着急。
这是一个室内的招聘会,起码不用晒太阳。
上次我寝室的去一个露天招聘会,回来每个人都是「关公」
面,最可恶的是,没有一个得到複试的机会。
我之前在网上看了一下招聘职位,主要定位在两个职位,分别是一个A公司网站开发和B公司网管。
由于前一晚,我玩游戏到了三点,起来已经9点,赶到招聘会已经是10点半了,A公司前面已经有许多人,而B公司门可罗雀。
小弟本来就没什么所谓,就去B公司先投份简历吧。
走到摊位前,看见两个面试官(姑且这样称呼吧,我实在想不到应该这样称呼)。
一个是一个中年男子,这个是配角,就不介绍了。
主角是另外一个女人,大概30岁,由我目测,她的身高不算矮,至少有165公分,胸部非常突出,微微露出一点「事业线」,腰身纤细,可能是衣服的cutting比较合适,举手投足曲线玲珑,可以说是窈窕「熟」
女。
我很优雅地坐下,毕恭毕敬的双手递上我的简历。
我开始简单介绍了一下自己,男人的目光锐利,我就基本不看他,主要看美女。
美女可能对我的印象比较好,时常对着我微笑。
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我有意思,还是职业的笑容。
面试十分不顺利,许多问题我都没有準备过。
看来要泡汤了。
小狼只好灰溜溜的离开座位,最后用目光「电」
了一下美女考官,她还对我笑了一笑。
哎,如果有机会和她共事,可能有机会喔!!!哎,为什么昨晚不好好準备,哎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不会玩游戏。
B公司算泡汤了,其他也不考虑了,就去排A公司的吧。
不多人了,大概就4、5个。
我乖乖地排着,忽然觉得自己像一个妓女,在等待客人的挑选。
哎,大学生啊,屁也不值。
不甘心被生活打败,我的梦想在哪里啊?以前的豪情壮志在哪里了?想着,想着,我的心开始掉入谷底了。
在B公司的面试也不顺利,哎,现在的公司啊,都看不起我们这些应届毕业生。
对我们诸多要求,看来没有经验是不行的。
我差点说,性经验算不算啊。
我有8年的性经验了。
应该可以抵2年的工作经验吧。
其他的摊位,也没有什么兴趣,都是招什么储备干部啊,销售啊,业务员,小弟虽然急找工作,也不可能把自己贱卖了。
反正都是不合适的,干了也不会长久。
还是看看其他网上的吧。
正当我準备离开,忽然内急,匆匆跑去厕所。
前面有一个美女,哦,就是刚才那个熟女。
说一下,这个厕所不分男女的,有两个。
她在我前面,看来也比较急,冲进去就关门了,完全没有察觉那个门的下面是坏了,就是可以看到里面的。
我当时也没有在意,就用了另外一个。
当我解决了生理需要的时候,忽然听见一声,很小的一声,「啊」。
以小弟的经验,这个是女人的呻吟声。
不会吧,她居然在自慰!!我马上走去关了外面的门。
悄悄地从下面的口看上去,只见她坐在马桶上,把内裤脱到膝盖下,用手不断摩擦阴部,可惜看不见她的表情。
只是微微听到她的歎息声。
我操,慾求不满可以找小弟嘛,为什么要自己来呢?我的小弟弟也愤怒了,抬了头。
也难为他了,自从半年前和女朋友分手,他就一直只和右手发生关係。
今天是不是要让他尝尝鲜?但这样算不算强姦啊!正在我思想挣扎,熟女突然推门走出来,看见我半扑在地板上。
她打了一愣,面就开始红了。
小弟反应也挺快的,马上用手按着她的嘴,推着她走进第二个厕所。
我可不想被人看见我打炮。
「不要动,我刚才拍了照,你不会想当闫凤娇吧?」
其实我也没有拍照,只是吓唬她。
她也被我吓到,看来闫凤娇的确出名了。
只见她点了点头,「嗯,你要钱吗?」
「阿,你把我想成什么?老子要爽一爽!」
「不,不要啊!」
「你不是想要吗?我刚才就看见你自己搞了。嘻嘻,我可以让你爽上天。」
说着,我就开始脱她的衣服。
开始她也有一点反抗,后来可能觉得反正逃不掉,就放弃抵抗了。
女人啊,你一旦捉到她的弱点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。
我把她脱光了,细细的欣赏她的玉体。
阿,真是人间尤物。
胸部起码有35D,水蛇腰,臀部却翘翘的。
啊,小弟弟今天可以爽翻了吧。
我的嘴往她的嘴唇吻下,封住了嘴以后,空下来的手便开始爱抚起她浑圆的奶子起来,一轻一重的把柔着熟女胸前柔软暖玉,另外一只手从大腿慢慢摸上去,探进了往那迷人的花园挺进。
她稍微挣扎了一下,我把她的手引到我的小弟弟上。
她摸到我巨大,就没有再推我的手,反而开始抚摸我的小弟弟。
「拿他出来啊,你会喜欢的。」
我见她满心欢喜的,就对她说。
「坏人,坏哥哥,我不要,不要……」
虽然说着不要,她还是听话拉开我的裤练,掏出我完全勃起的小弟弟。
她开始慢慢的套弄,我感受着,同时手也继续上下夹攻。
明显感到她动情了,套弄地越来越快。
搞到我几乎射了。
「你帮我吸吸吧,一会有得你爽的。」
我引着她的头往我小弟弟。
她的面紧贴着我的大腿,传来明显的颤动,她的口中也发出强忍着似的低回呻吟。
她的口技并不熟练,可能很少经验。
我问她,你很少KJ?她一边吸,一边点了点头。
我便教她用舌头舔马眼,将龟头部分含在嘴里,用舌尖往下部搔痒,舌头的其他部分则左右摆弄阴茎的背面。
她做的越来越好,我对她点头示意,她好像得到鼓励,更加努力进行。
杯具就这样发生了,我居然射了,还是口爆。
她也没有反对,还把我的子孙都吃进肚子了。
「你缴枪了,干不了我,呵呵!」
想不到这个女人,还有这么一招。
我拉起她,继续和她接吻,虽然有点精液的味道的,但是非常吸引。
她也没有要离开。
我开始用言语羞辱她「唔,你这小淫娃还真是淫蕩啊,在厕所自慰已经很夸张了,还主动地帮我口交……亏你还长的一脸清纯样,刚刚在面试就注意你,原来是一个小骚逼,今天你就让你好好的吃一顿饱吧,哈哈哈!」
我的小弟弟也十分争气,已经恢复战斗力,可以马上投入战斗。
我把她放在厕所板上,她还主动分开双腿,彷彿在召唤我的入侵。
「请……拜託你……」
她用细若蚊鸣的声音娇柔的祈求着。
我还觉得不够,「你要什么,干什么要拜託我?」
「小冤家,不要闹了,我进来已经很久了,你再不来,我就回去了。」
「那你要什么,你自己来拿啊!!!」
说着我也把弟弟放在她的阴唇前,她二话不说,用手引着我入去她的身体。
「啊……终于进来了……好粗、好烫……就是这样胀胀的感觉…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……嗯…哦,到底了…」
「开心了吧?小姐,真是紧啊,喔……还一缩一放的,这么想要男人的肉棒啊?……你老公真没有用……真是个小淫娃!!!」
听到我的嘲笑,还是让她本来就因为兴奋而发红的俏脸,更加的红了起来。
「轻……轻一点……嗯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」
大肉棒插到底时,她又啊的一声,声音都发抖了。
「啊!胀死我了!啊!啊!啊!爽死我了!」
「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顶到人家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用力干我!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插得人家好爽……我丈夫也……比不上……你……狠狠地插爆小烂穴……啊……美死小婊子了……」
「喔……你的小穴真紧啊……我的弟弟干得你爽不爽?」
「舒服,亲老公,我要……我还要……哦」
我採取九浅一深的方法,慢慢调淫她,让她彻底臣服在我的胯下。
「啊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又顶到人家的花心了……啊……用力干我!求求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插得人家好爽…」
我改变方法,全进全出,狠狠地干,很不留力了。
她玉眼迷离,面越来越红,身体好像在抽搐。
「你插死我了!亲老公你插死我吧!!啊!啊!哎啊!爽死了,洩了,哦……你插死我了!!!」
哦眉紧刍,眼翻白光,昏死过去。
「喂,醒醒,我还没有爽完啊!!」
说完,我继续猛插,猛干。
在经过了几十次透彻的插入之后,龟头便深深的钻入她的阴道的底部,颤抖着一股脑的射了。
我全身的肌肉有些紧张,不停的抽搐。
那份工作自然也是囊中之物。
后来,她成了我的炮友,经常出来打炮。
说完,我继续猛插,猛干。
在经过了几十次透彻的插入之后,龟头便深深的钻入她的阴道的底部,颤抖着一股脑的射了。
我全身的肌肉有些紧张,不停的抽搐。
那份工作自然也是囊中之物。
后来,她成了我的炮友,经常出来打炮。